公募机构人潮涌动 开年至今67只基金更换“掌舵人”缘由为何

公募机构人潮涌动 开年至今67只基金更换“掌舵人”缘由为何
新年伊始,股市行情风格大转化,基金行业人员变动风起云涌。据Wind数据显示,1月1日-9日期间,就有14家基金管理人新增17位基金经理,发生基金经理变动的公募基金产品数量高达67只(份额分开计算,下同),而近一个月更有51家基金管理人新聘基金经理90人,对比去年同期48家机构新聘68位基金经理这一数据来看,今年的变动幅度更为明显。在群雄逐鹿的基金行业,新年才开始九天,就有超过67只基金的“舵手”发生变动,缘由何在?为何股市行情风格大转的背景下,依旧有14家基金管理人新聘17位基金经理?9天67只基金更换“舵手”基金公司人才流动加速,数十只基金更换舵手。1月8日,汇添富基金发布公告表示,增聘何彪为汇添富鑫福债的基金经理,同时,徐光不再担任该基金的基金经理。事实上,汇添富鑫福债的人事变更,仅是今年开年来基金行业人潮涌动的冰山一角。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9日,近1个月已有51家基金管理人新聘基金经理90人,而去年同期,仅有48家机构新聘68位基金经理;其中,今年1月1日至9日,有14家基金公司新增17位基金经理,发生基金经理变动的公募基金产品数量高达 67只(份额分开计算,下同)。新人的亮相也伴随着老将的离去,截至1月9日,近1个月已有23位基金经理从19家公募离任,而开年以来,也有杨超、刘博、张雪韬3名基金经理分别从信达澳银基金、富国基金、华夏基金3家基金公司离任。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南方基金、博时基金为代表的13家基金管理人,均是新增基金经理与原来的“舵手”共同管理某只基金。例如,博时基金增聘王惟为基金经理,与杨永光共同管理博时新策略混合;南方基金则新增邹寅隆为基金经理,与黄春逢共同掌管南方益和灵活配置混合。而信达澳银等3家基金公司,虽有基金经理离任,但并未新聘基金经理,而是由共同管理该基金的其他基金经理独立管理。例如1月7日,信达澳银基金因基金经理杨超离职,将其此前管理的信达澳银鑫安债券(LOF)、信达澳银慧理财货币、信达澳银慧管家货币等12只基金,交由此前同任基金经理的方敬、张泽桐和宋东旭等人“接手”管理。公募基金经理频繁更换为哪般整体来看,在开年以来基金市场发展波动较大的背景下,基金经理人选变更也不断,有超60只基金变更“掌舵人”,同时也有13家基金管理人增聘基金经理。对于上述情况,在前海开源基金经济学家杨德龙看来,虽然近期基金发行的规模不大,但基金发行的数量并不少,伴随着居民储蓄向资本市场转移,各大基金公司都在加大基金发行的力度,因此基金经理的新增数量比去年多。为何基金产品更换“舵手”日益频繁?某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市场结构性行情影响,使基金经理的业绩分化更加明显,从而加速了基金行业的人员流动。杨德龙也向北京商报记者提到,由于2021年市场的结构性行情较明显,部分公募基金业绩承受着较大压力,因此基金机构的人员变动也会比较明显,其中,基金经理的变更也更为显著。杨德龙补充道,“影响基金经理离职的另一个原因是资薪待遇、职位晋升等企业激励机制,一般而言,基金经理从某一基金机构离职后,会去往待遇更好的机构”。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院长任颋表示,基金经理频繁流动已经是国内基金行业的普遍现象,中国公募基金行业目前还处于初期阶段或发展阶段,基金行业能够给基金经理的机会和空间比较广阔,所以整体上我国基金经理的队伍偏年轻、流动性偏大。但是总体来看,基金经理需要沉淀,完成牛熊市全周期的投资循环,如此才能建立起比较完整的投资逻辑。从各公告和统计数据来看,大多数离职的基金经理都未透露未来具体去向,那么离职的基金经理到底会走向何方?上述业内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一般来说,基金经理离职后的去向有三种,大部分基金经理会跳槽到规模更大、排名靠前或是薪资条件更好的公募基金机构,也有部分人会创立私募基金或者投奔私募基金公司,少部分则会选择其他资管机构。当看好的基金经理离职后,投资者又该如何应对?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基金经理更换会给基金产品带来影响,但是这种影响是相对的,投资者需要根据观察具体情况再做投资决定。杨德龙也同样认为,基金经理的更换会给基金产品的业绩带来影响,但是这个影响是好是坏,投资者需要结合管理该产品的基金经理的以往业绩再做定夺。北京商报记者 岳品瑜 实习记者 周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