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足球-阿宽上市路上落入“老鼠局”

近日,阿宽食品因食品安全问题登上微博热搜。有网友在小红书发文称在阿宽红油面皮塑封膜里发现不明黑色物体,怀疑是老鼠肉;次日,白家阿宽官方微博发文回应,已与消费者取得联系并会面。值得关注的是,此次“老鼠”风波,距离白家阿宽递交招股书不足俩月,怀揣“新型方便食品第一股”的希冀,阿宽食品会否因为食品安全问题“翻车”上市路上?屡遭食品安全投诉这不是阿宽食品的第一次翻车,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截至2022年2月18日,有关阿宽食品的投诉高达196条,主要聚集在食品安全问题和售后服务问题,占比最多的就是食物质量问题,多名投诉者表示自己在阿宽产品中吃出异物。而在本次事件发生地“小红书”,与“再也不吃 红油面皮”相关的笔记超过700篇,除了对此次“老鼠事件”的失望,还有一部分同样是对阿宽产品质量的控诉。吃出异物、面皮发黑、油包醋包漏油、调料包结块,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因为食品质量问题对阿宽“粉转黑”。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阿宽食品赔偿支出分别为4.09万元、26.15万元、101.48万元及24.16万元。红油面皮占据总营收近4成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阿宽食品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4.09亿元、6.11亿元、10.78亿元和5.79亿元,其中方便面和方便粉丝的营收占比超过80%,而此次出事的“红油面皮”系列产品更是业绩顶梁柱,2020年的销售额约4亿元,累计销售超过1亿份,贡献超总营收的三分之一。不过,虽然业绩增长迅速,阿宽食品的销售区域仍有一定局限性。报告期内,阿宽食品只在华东、西南地区的销售占比超过20%,西北、华中、华南等区域的销售占比只有5%左右。营销推广费用居高不下作为“佳琦直播间”的常客,阿宽食品深谙网络营销之道。招股书披露,阿宽食品已与京东、天猫、拼多多等多个电商平台建立了深度合作关系,并注重与抖音、快手、小红书等新兴渠道的开发和运营。2020年,阿宽食品推广服务费占销售费用60.81%,达到了8784.69万元,2021年上半年为5152.97万元,在销售费用中占比62.45%,已然超过了2019年全年的4917.02万元。烧钱营销之下,阿宽食品快速成为网红品牌。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线上销售渠道占比逐年上升,分别为47.53%、50.46%、61.34%和63.58%。标志性商品“红油面皮”还荣获了2021年“最受主播喜爱奖”。4轮融资急变现天眼查信息显示,自2020年2月至2021年1月,阿宽食品共收获4轮融资,其每股的出资额也从开始的7.5元增长到40.91元,增幅高达455.47%,公司估值从6.6亿元抬升至39.2亿元。融资方包括高瓴、前海、霍普、茅台等知名机构。其中,高瓴怿恒的持股比例为6.21%,其关联机构为高瓴资本;茅台建信的持股比例为1.19%,其关联机构为茅台建信基金,为茅台旗下的金融投资平台。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2月至2020年12月之间,阿宽食品的实控人陈朝晖曾与高瓴怿恒、茅台建信、前海投资等机构签署过对赌协议,约定“当公司不能在相关时间上市申请被受理、或未能在约定时间上市等情形发生时,陈朝晖将按照协议回购上述股东持有公司的股份。”不过,相关协议在2021年6月已解除,阿宽食品已“不存在承担协议中约定的责任义务或者因实际控制人相关义务而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形”。与竞争对手差距过大招股书中,阿宽食品把康师傅、统一、今麦郎看做其主要竞争对手。但是,阿宽食品与上述“方便面三巨头”在业务规模上差距不小。招股书披露,康师傅2020年的方便面销售额近300亿元,统一超过90亿元,今麦郎也有近200亿元,同期阿宽食品的主营收入只有10.78亿元,不足竞争对手的十分之一。同时,阿宽食品的净利率也不及行业平均水平。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阿宽食品销售净利率仅分别为1.44%、3.75%、6.86%、3.34%,即使是在2020年受疫情影响而快速走红而业绩暴增情况下,净利率也只有6.86%,远不及行业均值。铺天盖地的营销使得阿宽食品业绩一飞冲天,而“老鼠门”却使得阿宽食品口碑跌落谷底。阿宽的起落都与高度发达的社交媒体挂钩,能否处理好此次舆论危机,似乎成了阿宽上市成败的关键。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oulterlab.com